Tuesday, December 12, 2017

『功過並陳』ê嘐潲話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通過了後,中國國民黨kap in一寡黨員ê發言,譀其kua to有影。

啥mih發言--leh?針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beh消除台灣「威權統治時期」ê象徵,害死tsiok濟人、mā hōo真濟人冤枉坐監ê蔣介石,伊ê烏人、用伊ê名來號名ê學校、路名,lóng beh檢討,中國國民黨ê回應suah是「要求將伊ê功勞kap罪過hē做伙看」,中國國民黨ê立委陳學聖,甚至tī質詢ê時,要求官員舉三件蔣介石爸仔囝bat做ê好代--出-來。

Án-ne講,kám tio̍h?


Tio̍h iah m̄-tio̍h,檢采ài看所在。踮台灣,ē-sái hōo人án-ne畫烏漆白teh替蔣介石掩護,m̄-koh,kap蔣介石仝款實行獨裁統治、刣死kap迫害tsiânn濟人ê Hitler(『希特勒』),做你去歐洲kā掩護看māi,真濟歐洲國家lóng立法禁止「替Hitler kap Nazi黨圓話」;踮德國,攑Nazi符號、呵咾Hitler kap講Nazi無大屠殺是犯法--ê;事實上,今年8--月,tsiah拄拄有兩个中國遊客,tī德國行Hitler款式ê禮,了後hōo德國警察khok--去。

Lán若照中國國民黨ê講法,德國kap hit寡歐洲國家mā siunn拗蠻--ah!Beh講Hitler,kám m̄免「將伊ê功勞kap罪過hē做伙看」?就親像in一寡人逐不時呵咾姓蔣--ê對台灣有tsit个貢獻koh hit个貢獻,品講伊mā是有做好ê一面,我講,真歹勢,若beh講貢獻,姓蔣--ê koh輸Hitler--leh!啊若Hiter因為做ê歹代極惡,無資格hông替伊講話kā伊呵咾,án-ne,姓蔣--ê是幾分ê螺絲,hia-ê人是憑啥mih beh替伊抹粉?

無,咱下跤就隨來算看Hitler ê功勞按怎?

Hitler peh起ê年代,德國因為第一次大戰戰輸,ài賠天霸王kuân ê賠償金,有偌kuân?因為金額太大--ah,uì簽條約開始算,按算ài還一百冬tsiah還ē得了。無米koh拄著閏月,kan-kan-á二O年代世界經濟崩敗,德國是無錢koh揹重債,人民kap政府lóng艱苦罪kuà,hit-tang-tsūn德國ê失業率做一下tshìng kuân到15%,sì-kuè是有路無厝倒leh餓ê散赤人,規个國家是án-ne淒慘落魄,落魄悽慘。

咱lóng知影Hitler極gâu演講,就是伊鼓勵德國人ài有信心,重頭建立對德國ê光榮感,伊m̄是kan-tann取一支喙niā-niā,伊想步想路減少失業率,自本伊上任進前,有七百萬人無頭路,伊執政了後,失業率降kah beh倚0%,siāng時伊貸款鼓勵人建置家庭,tsit个成果ē-tàng uì伊執政了後德國ê生育率提升看ē出--來,甚至外國mā學伊tsit个政策;tsia-ê掠外,伊投資公共建設,親像:起水庫、舖鐵枝路、tshui-sak觀光等等,事實上,通世界頭一條高速公路,就是Hitler執政ê德國起--起-來--ê,Hitler改善人民ê生活,拚經濟,手腕是一流--ê。

Hitler mā鼓勵、促進科學ê發展,咱現此時lóng iáu teh用ê一寡產品、技術,真濟lóng是Hitler政府透過政策發展--出-來--ê,比論:一般人mā買ē起ê汽車、火箭ê ia̋n-jín,噴射飛行機ê技術等等。科學掠外,伊mā改進德國ê農業生產,tī伊執政ê時代,德國ê小麥、雞卵、肉、牛奶等等ê產量lóng增加著tsiok緊。

咱kám知影,Hitler mā真重視德國人ê健康,伊家己本底是食薰食kài大ê薰猴,結果伊改薰,koh立法tī德國ê真濟公共場所禁薰,ē-sái講是「反薰害」ê先進者,伊ê政府mā支持「食薰對健康有敗害」ê科學研究,tī伊執政ê時,就已經有論文指出食薰ē致癌--ah;歷史文獻指出,Hitler統治ê德國是hit个時代歐洲tshui-sak反對食薰規模上大、上出力ê國家;伊m̄-nā要意人民ê健康,咱koh-khah想bē到--ê,是Hitler mā是動物保護ê先進者,伊ê政府有通過hit个時代上kài嚴格ê動物保護法,mā立法管制拍獵。伊本人食菜,mā鼓勵人mài食肉,koh反對動物實驗。

Hitler mā是勞工權利ê維護者,伊改善德國ê勞動環境,透過政策要求,beh一百冬前ê德國工場m̄-nā環境得著改善,真濟koh建置員工餐廳、歇睏間kap hu-lóo間仔。

仝時,Hitler政府mā是人文藝術ê tshui展者,伊ê政府鼓勵辦音樂會kap藝術展覽,而且大大tshui-sak媒體技術ê進步,尤其是電影,因為Hitler政府ê支持,電影ê技術發展了真緊,親像彩色電影拄出世ê重要技術agfacolor,就是hiàng時發明--ê,hit-tang-tsūn開始用ê吊秤kap攝影機鐵枝路,mā是kah tann to猶原teh使用ê拍片ê手路。

頂kuân是指一寡仔例niā-niā,若beh講Hitler對德國ê付出、對世界文明kap技術ê貢獻,iáu真有thang講--leh,m̄-koh,德國kap別國,kám有khah tsiânn人--ê出來huah講:「Ài將Hitler ê功勞kap罪過hē做伙看」--ê?Mài講啥,in德國無kah一條路號做「Hitler路」,無tshāi kah一个Hitler ê烏人,mā無學校、飛行機場、建築物是用Hitler來號名--ê,是按怎?因為獨裁統治、政治迫害kap屠殺是無thang饒赦ê「反人類罪行」,tsit款人無資格要求「將功補罪」。

啊若Hitler做kah án-ne,to無法度彌補伊ê罪kuà--ah,蔣介石kap蔣經國是算啥mih跤毛?

Lán uì tsia就thang知反對tshui動「轉型正義」真正是豈有此理!Mā隨看ē出來,中國國民黨teh講ê hia-ê話有jua̋-á-nī無國際觀、jua̋-á-nī無水準--ah!

Monday, February 27, 2017

是誰替屠夫說話?

https://youtu.be/3Jv3zJTVw4s

Friday, February 03, 2017

土地公廟遐的三欉樹仔

聽錄音

大漢阿嬸講的故事。

土地公廟hia有三欉大欉樹,有人買地欲起農舍,無夠闊,倩人去剉,未曾剉,就有託夢愛伊毋通剉,大漢叔拄著伊,嘛勸伊毋好剉,甘願定金閣疊起去還--人,伊無聽喙,仝款去共樹仔剉掉,後--來,人無爽快,怹某才講隔轉工欲去掛號爾爾,早起送囡仔--出-去,轉--來彼个人已經死佇浴間仔。按呢閣毋煞,尾--仔閣一个外江人,毋知按怎嘛走去剉樹仔遐吊脰,土地公廟遐自按呢變陰,阿嬸怹就無閣去拜。


三欉樹頭挖--起-來了後,有一塊樹頭囥佇阿叔種作遐,過足久到tann都猶無爛,而且阿叔定定聽著奇怪的聲。樹仔剉--去遐嘛不時有怪聲,人講是真歹、蹔著足大聲的跤步聲,無好處理,庄--裡的佛祖講是文--的,無法度--伊,就請戴代王公去處理..... (戴代王公講是武--的。)

大漢阿嬸講細漢的故事


怹二姊嫁--過的所在愛經過一逝路攏刺竹穢sâ-sâ,伊定定去揣--伊,有一暗經過遐,轉--去共怹阿母講:「阿母,遐有一个人足厲害--呢,彼磚仔牆khōng一逝,頂懸遐狹,伊煞睏佇頂頭,啊攏袂摔--落-來--呢!」

怹阿母聽了,足定著共應講:「袂--啦!彼足厲害,袂跋--落-來--啦!」

過足久,大漢嬸嫁--矣,有一擺轉--去,怹阿母講:「彼逝路真bái,行--過彼竹仔會拗倒--落-來,你若共hānn--過,就共你規个tshuā--起-去。今仔日我過,有影一枝竹仔倒--落-來,我就共講:"啊我曷無共你害--矣,你嘛較好心--咧,莫按呢創治--我。" 結果竹仔就徛倒--轉-去--矣。」

阿嬸就問:「按呢...我細漢看--著彼...彼是啥...」

「你講彼我早就袂記--得--矣,若有看著人倒按呢,彼就是彼毋!」
就是細漢驚伊驚,無愛共講明。

Thursday, February 02, 2017

對講機廣播電台

聽錄音

阮都市倯罔倯,上無曾早就捌這个懸樓仔。做人thûn仔的時蹛佇大樓的五樓佮厝尾頂,舊大樓無流籠,毋過有對講機,按呢若送批--的抑是人客來佇樓跤,嘛較好問:「來--者何人?」就是:「咱佗位揣?」啦!

這个對講機真心適,樓頂樓跤離遐爾遠,毋過電話手攑--起-來,就會當講話,而且,伊和敲電話無仝,講電話愛lui,講對講機毋免,就是這點,囡仔耍毋驚大人來罵,都袂開著錢你!

寢開始是提對講機做mooh壁鬼,電話手攑--咧毋出聲,干焦暗靜仔聽樓跤有啥人佇遐,閣有啥人咧練閒仔話;尾仔,受著廣播電台的啟示,開始做播音員,對樓跤放送,有時仔報天氣,有時仔報新聞,有時仔學人電台的主持人話仙敲虎lān,有時仔明明無人點歌,咱嘛是將電話手掛咧phu-lé-ah放錄音帶。囡仔無耐性,講無五分鐘,毋知聽眾按怎想,聽彼爿靜tshiàu-tshiàu,就家己下班,自按呢,台北市中華路二段巷仔內的對講機廣播電台大部份時間是無節目咧放送--的。

嘛好佳哉這个播音員無頂真,無,樓跤行--過的人毋知會按怎想,凡勢感覺這个囡仔真賤,連對講機嘛好tshit-thô,凡勢會憢疑是線路相袚,會通知徛家愛叫人修理也kú-kánn。

煞有這款人

聽錄音

昨昏坐遊覽車欲轉--來,發現坐我正爿較頭前一排的彼對翁仔某真怪奇,毋是因為彼个查埔人規頭殼頭毛白siak-siak,嘛毋是彼个查某人頭鬃電甲若釋迦牟尼佛的頭一丸一丸,是in佇半路,提手機仔開youtube,開始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習進平講話!

彼个講話的都合檢采是中共的啥物大會,所擺演講真正式,閣不止仔長,啊in兩个無掛耳機仔,聲放--出-來,手機仔攑佇in兩个人的中間,聽甲耳仔覆覆,雖然in無開足大聲,毋過邊仔的人是聽有--的。一時間,我袂克根欲問:「Tann我是佇北韓--nih?!」

「In是啥人?」我心內好玄甲,敢講in心內真尊敬習進平,嘛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死忠?抑是講,in是啥物特殊單位ê人,著愛隨時斟酌了解中國的官方訊息?

因為毋是家己一个去參加遊覽,顧慮較濟,終其尾我是無去問--in,總--是,咱共想看覓,欲臆in是佗一款人,kánn無遐oh--啦--honnh!

按呢,敢毋是真恐怖?

Friday, January 20, 2017

無趣味ê AAIW

Since last year, I read 10 books irrelevant to academic studies. Among them,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is relatively boring. It always failed to lure me to go to the next page/chapter.

=====

舊年kah tann,看10本kap專業無關係ê冊。其中,《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實在無好看,無予我像讀別本冊仝款會想欲一直讀--落-去ê感覺。

聽著我講按呢,Pek-tiong兄貼一篇 the hidden math in Alice in Wonderland,問我敢無佮意內底藏ê數學?

Kā文章lió--過,知影作者大略仔是想欲透過故事,來khau洗hit當時「伊感覺無合理」ê數學新理論ê發展:「The new material Dodgson added to the Alice story for publication, she says, was a wicked satire on those new developments.」

拍算伊是有達成伊ê目的,毋過,我咧讀hia-ê故事實在無感覺有咧偌心適。

冊讀較濟本了後,才發覺gâu講故事ê人真正是gâu,in會曉用字句kā人ê心關監,予冊變做「unputdownable」,像Dickens ê 《A Tale of Two Cities》,像金庸ê《天龍八部》,講較歹聽--咧,我連讀Schopenhaur ê哲學論文,都比讀《Alice's Adventures in the Wonderland》閣較有滋味。

冊,若無就是愛好看會siânn--人,若無就是愛「言之有物」予人思考、反省、學習,《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tsit兩个功能攏缺欠.....我讀ê感覺,就是「一直咧練痟話」,啊he痟話閣無咧偌奇巧偌siat-thái,情節安排嘛庸庸...

凡勢有人足佮意,有讀出別款滋味,凡勢會用得予囡仔罔讀做心適性,總--是我,本底是按算紲落去讀仝hit个作者用Alice做主角閣寫ê「looking glass」hit本--ê,tsit-má嘛無可能--ah。

世間好耍ê冊、有深度ê冊一世人都讀袂了,人講ê經典,參考就好,家己讀--過才知是有影無影。

Sunday, October 30, 2016

關於「台語」、「台語文」的疑問與除魅

一、台語文的「目的」及「必要性」何在?

文化是無價之寶,而文化的根就在於語言,語言不存,文化消亡,台語做為族群文化的承載體,如果不加復振,我們將失去先人傳承至今的寶貴文化。

而眾所皆知,沒有文字的語言,存續不易,因此,讓台語成為不只可以聽與說、也可以容易讀與寫的語言,就是保存這個語言之其背後豐富文化的重要手段。

台語文推廣的目的,對我而言,就是在保存寶貴的族群語言、族群文化及歷史記憶。

當然,這還涉及一個問題:「台語所承載的文化,與華語(國語)所承載的文化,難道不一樣嗎?」

上面這個問題,就涉及傳承台語的必要性了。簡單的回覆是:台語做為漢語的一種,當然台語所承載的文化,其中有許多與其他漢語(客語、粵語、文言、華語等等)共通的部份,但,「漢文化」何其悠久及龐大,其地域之廣、分支之繁,不可能是單一的、簡單的,因此,對文化保存來說,每一種漢語都很重要,任何一種漢語的死亡,都是這個文化的一部份的死亡。

台語所承載的文化,是否有其獨特、不同於其他漢語的部份?當然有,所以身為台語的母語人,有必要讓台語存續、文化發揚。

傳承文化,並不意謂著要消滅別的文化,做為文化主流的華語文化及文言文文化,實在不必有這種莫名的危機感。我們不反對、而且支持華語文化與文言文文化的傳承,也主張這些文化的傳承不應消滅、壓抑台語文化、客語文化等其他文化。


二、對台語文的誤解

誤解一:傳承台語文是在反對傳統文化

當然不是,如前一個問題所述,傳承台語文,正是為了發揚傳統文化。台語是漢語的一種,說台語的人,也是漢人,台語有其承載的歷史、認同與文化。而台語的文化傳承與發揚,並無意於壓制或消滅其他的語言與文化。

誤解二:台語文書寫是標新立異

常有人看了國小的母語課本,看見讀不懂的課文,就認為是亂寫亂湊,純屬「標新立異」。

回答很簡單:「沒學過,怎麼看得懂呢?」這在任何一個語言、任何一種文字,都是一樣的道理呀!

比如:有一個人從來沒機會上學來學習讀寫,雖然他會說話,可是他是不可能看得懂國小的「國語課本」的。國小的「國語課本」對他來說,勢必猶如天書,上面的字句,似圖像畫,又若無意義的鬼畫符,但,這只表示他沒有學過這個語言的讀寫,並不表示課本上的東西是「標新立異」呀!

我們從小到大,在學校接受教育,都是學習華語、英語,包括華語、英語的讀寫,從來也沒有人教過我們如何讀寫台語,所以,看到台語書寫,看不懂是正常的,只因為「沒學過」而已。

有人或許要說:「難道我們就不能寫一樣的文字就好嗎?」可以呀!但那是「國語文/華語文」,不是「台語文」呀!試著一個字一個字地把「國語文/華語文」的語句或文章用台語「直接讀出來」,就會發現很卡、很不像台語,而且讀給台語人聽,一定聽不懂,為什麼?因為,雖然同屬漢語,但語言不同,書寫不可能完全相同的呀!

就好像:義大利語及西班牙語,都是羅曼語系(拉丁語系),都是古代拉丁文所演化出來的,它們有著許多共通的特徵、共同的詞彙,不過,義大利文寫出來,畢竟還是與西班牙文有所不同。

而義大利文,並不能因此就說西班牙文「標新立異」,西班牙文也不能就說義大利文「標新立異」吧!

誤解三、台語憑什麼叫「台語」?台語可以叫「台灣話」嗎?

我們都知道,台語是中國大陸的閩南及廣東(潮州等)移民帶來台灣的,事實上,現在的台語,和中國大陸及東南亞的一些閩南方言,是可以通話的,比如:廈門話、一些漳州話、一些泉州話、菲律賓的咱人話(一種泉州話)、馬來西亞的檳城福建話等等,都多多少少可以直接相互溝通。

所以,我完全贊成「台語」就是一種「閩南語」方言的事實,「閩南語」的方言很多,前面說的:廈門話、漳州話、泉州話、菲律賓的咱人話(一種泉州話)、馬來西亞的檳城福建話、新加坡福建話都是閩南語的方言。

但,這並不代表「台灣閩南語」就沒有資格稱為「台語」或「台灣話」,原因很簡單,因為「台語」本來就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在地語言」,而把「最具當地代表性」的地名做為語言命名,是全世界的通則,並非「台語」所獨有。

舉例來說:中國廣東的語言何其多,有壯語、有潮州話、有客語...,但偏偏「廣府話」被稱為「廣東話」,為什麼?不奇怪,因為「廣府話」是廣東「最具當地代表性的在地語言」,所以被稱為「廣東話」,這不是霸道,這只是語言命名的常見方法。

再舉例來說;法國的語言何其多,有奧克語、加羅語、瓦隆語、加泰隆尼亞語....林林總總有十幾種,但,為什麼就只有「法語」被稱為「法語」?難道「奧克語」、「加羅語」等等就不是「法國的語言」?一樣的道理,「法語」之所以被稱為「法語」,只是因為「法語」是法國「最具代表性的語言」,其他的語言,雖然也是「法國的語言」,可是畢竟不是專有名詞的「法語」呀!

如果「廣東話」可以叫「廣東話」,「法語」可以叫「法語」,沒有道理「台語/台灣話」不能叫「台語/台灣話」吧!

台灣各原住民族的語言及客語,當然是「台灣的語言」,不過,做為專有名詞的「台語」就是指「台灣閩南語」,這種命名原則,是全世界皆然的。

誤解四、台語就是河洛話

台語是不是「河洛話」?回答這個問題,牽涉到什麼是「河洛話」。有人說「河洛話」就是古代中原地區的語言,因為戰亂及遷徙,所以成為今天的閩南話;但這個說法會產生另一個問題:「中國從古到今的戰亂及遷徙,南遷的人民,並不是只有遷入福建,為什麼只有閩南話是所謂的河洛話?難道南遷到嶺南的人,他們所說的廣東話就不是河洛話嗎?江西話呢?湖南話呢?就不是河洛話嗎?」

其實,要說一個語言是不是另一個古代語言的子孫或孑遺,還是要從語言本身去找證據,如果問問歷史語言學家,他們會怎麼說呢?

首先,他們不會反對這個說法:「台語保存了很多古漢語的語音及語法特徵。」事實上,其他的漢語,比如:廣東話,也保存了很多古漢語的特徵。原因很簡單,因為南方漢語比較保守、存古,北方漢語相對與非漢語接觸得多、相互混雜,所以變化較大。基於此,要說「台語保存了很多古漢語的語音及語法特徵。」這點是沒有歷史語言學家會加以反對的。

但,「台語保存了很多古漢語的語音及語法特徵。」可不代表「台語就是河洛話」呀!

就好像,「義大利語」及「法語」保留了許多「拉丁語」的特徵,可是,「義大利語」畢竟是「義大利語」,「法語」畢竟是「法語」,它們究竟不是「拉丁語」本身。

就語言學來說,閩南語事實上是古代百越民族的語言做為底層,加上歷代漢人移民帶來的好幾個時代的漢語成份所疊加而成的,所以,台語裡頭,的確是有些古漢語特徵的遺留,但台語畢竟不是「古漢語的本身」。

誤解五、台語的根源就在古漢語,所以用來讀古代經典最是適合

在澄清了上一個議題之後,這個議題就容易說明了。台語裡頭,是有古漢語特徵的遺留,包括語音的遺留,所以,我們用台語來讀古代經典、文言文,在韻腳等方面,會發現更為適合,不過,這並不代表「台語就是古漢語文言文的現代化身」喔!

為什麼呢?因為,同樣的文言文經典,除了用台語讀,也可以用廣東話讀、用上海話讀、用客家話讀......甚至,也可以用日語漢字發音讀、用韓語漢字發音讀、用越南語漢字發音讀,也就是,只要是這個語言有「漢字發音系統」的,都可以用來讀文言文經典。同一個漢字,在閩南語、廣東話、吳語、日語、韓語、越南話....都有一個或數個發音,換句話說,能用某個語言來讀文言文經典,並不代表那個語言本身就是文言文的化身;能用某個語言來讀文言文經典,只代表那個語言有著「漢字發音系統」,如此而已!

而有著「漢字發音系統」的語言,都多多少少保留了古漢語的漢字發音,這點,也不是只有台語如此的。


三、台語有文字嗎?方言有必要用文字書寫嗎?

這兩個問題其實有個最直接的答案:「沒有任何一個語言是本來就有文字的!」

試想:人類的先祖有了語言能力,推測不晚於五萬年前,但人類開始出現文字,也才五六千年前的事,「說話」才是語言的根本,「書寫」只是後來的發明呀!

台語有文字嗎?台語本來沒有文字,就像英語在五百年前也沒有文字一樣(英語的書寫是歐洲文藝復興之後才發展的),但早在四百多年前,就已經有人試著用漢字書寫閩南語了,那時書寫的動機,是記錄戲曲劇本,最有名的閩南語戲曲文本,就是已有數百年歷史、好幾個版本的《荔鏡記》。

但台語大規模的書寫及印刷,則是十九世紀末的事,當時的西方傳教士,為了傳教及翻譯聖經,設計了一套拼音系統,一般稱為「白話字」或「教會羅馬字」,別小看這個台語書寫系統,因為這個書寫系統,被用來發行了台灣歷史上第一份報紙(1885年創刊),第一批新詩、短篇小說及好幾本中長篇小說!對,你沒看錯,這個羅馬字系統,曾經被數萬人使用,進行報刊及文學作品的創作、印刷及出版,不過,學校沒有教這些事,所以我們大多不知道這個歷史。

換句話說,台語/閩南語的文字書寫歷史,以漢字而言,已經有四百多年歷史,以羅馬字而言,也已經一百多年了,台語因此是有文字的,而且,台語有文字的歷史,甚至不輸一些歐洲的語言,甚至,台語有文字及文學作品的歷史,還比「華語/國語」還長!

看到上面那段的最後一句話,你一定不相信,但仔細想想,就知道這不是胡說。

要知道,漢文化數千年來,就是書同文,但各說各話的狀態,所謂「書同文」就是指「書面上大家都讀寫文言文」,雖然「文言文」幾千年來也有了些演變,但不管怎麼變,都仍然是一種「不同於任何漢語口語」的「書面語言」,即使有學過讀寫的人,也「只會寫文言文」,不會寫「自己從小說的語言」,基本上,書面上的溝通都以文言文進行,但各人則是說著自己的母語:可能是吳語、可能是粵語、可能是福州話、可能是江西話......,這些不同的漢語,常常彼此不能相通,也與書面上一致的文言文十分不同。

那麼,難道沒有官方的「口語」嗎?有的,但不太固定,因為皇帝會換,而皇帝的「母語」或「皇帝所在地的口語」就是「官方」的口語,也就是「官話」。

中國從明、清以來,首都都在北京,自然的,北京話就成為數百年來的「官話」。

注意了,北京話之所以做為「官話」,甚至現在變成「普通話/國語」,這並不是因為「北京話」本身很好、很正統、很高貴,這只是因為「北京話」剛好是中國近代數百年來首都(皇帝/中央政府)的當地語言,如此而已!

而一般人所稱的「方言」,也只是因為當地不是「國都」所在,所以不是「官話/國語」而已,這並不代表那個「方言」素質較差,也不代表那個「方言」沒有水準,畢竟,「首都」是人指定的,指定的時候,也不是從「語言角度」來指定的吧!

而前面說過了,一旦談到漢語書寫,自古就一律是「文言文」呀!「文言文」不同於北京話、也不同於閩南話!「文言文」就是「文言文」,一種與口語不通的書面語文(當然,文言文是可以一個漢字一個漢字讀出聲音來的,端看你用哪個語言的漢字讀音系統)。

也因此,即使是北京話/華語,原來也是沒有文字書寫系統的呀!

上面這個說法,你或許不相信!但,這就是歷史事實。中國長期以來在書面語上統一使用「文言文」,所以口語的「官話」沒有文字也是正常的,今天的「普通話/華語/國語」現代書寫模式發明,也只不過是這一百年的事!

最早期的官話口語書寫,是一些小說話本,但即使是那些所謂的「白話小說」,拿原來的文本來看,我們也是看不太懂的,所以只能說是今天華語文的前身。

今天我們書寫的華語文,其實是清末民初,透過人工制訂的新書寫系統!

為什麼?因為書寫一直以來都是「文言文」的專利呀!即使是「官話」,也是口語,當然沒有通行、好用、普及的書寫系統,所以,當然需要人工制訂呀!

證據就在歷史裡頭:還記得歷史課本裡的「白話文運動」吧!民國初年的「白話文運動」,目的就是要大家「別再寫文言文,開始寫官話口語」呀!換句話說,民國初年,哪有什麼人在「書寫官話口語/華語/普通話」呀?如此想來,「華語文」的書寫歷史還不短嗎?也才一百年上下而已吧!

當初,為了推廣「白話文書寫」,學者及政府可是絞盡腦汁,找字、造字,為什麼?因為漢字自古以來就是用來「書寫文言文」的,是「文言文專用」的!要拿來寫口語,就算是要寫「官話口語」,也是困難重重呀!常常發現這裡沒有字可寫、那裡不知道寫哪個字好!我相信,當時代,一定也有人說:「白話(華語/普通話/國語)哪有字?!白話沒有文字呀!」

這,不就是今天我們聽到反對台語文常見的說法之一嗎?

甚至,當時還有些鴻儒大家,對於「書寫官話口語(華語)」,十分不滿,認為根本是「亂來一通,標新立異」!不信?!我把他們的話引一些在下頭(下文中的「白話」,就是指今天的「普通話/華語/國語」):

1917年2月8日,林紓在上海《民國日報》上發表《論古文之不宜廢》:「白話鄙俚淺陋,不值讀者一哂。」


1919年《新申報》上文言小說《妖夢》諷刺白話書寫:「陰間有一間白話學校,裡頭有個「毙孔堂」,堂前對聯:「禽獸真自由,要這倫常何用 / 仁義太壞事,須從根本打消」。
林紓《論古文白話的消長》:「廢古文用白話者,亦正不知所謂古文也」;「若盡廢古書,行用土語為文學……則凡京津之稗販,君可用為教授矣。」


1925年1月5日《台灣日日新報》悶葫蘆生的文章《新文學的商榷》除對白話書寫大加謾罵外,還提到:「漢文學有隨世推移、革新之要,然不敢如一二不通之白話體,即傲然自命為新文學也。臺灣之號稱白話體新文學,不過就普通漢文,加添幾個了字,及口邊加馬、加勞、加尼、加矣諸字典所無活字,此等不用亦可之,不通不文字...夫畫蛇添足,康衢大路不行,而欲多用了字及幾個文字...怪的寫得頭昏目花,手足都麻,呼吸困難也。今之中華民國新文學,不過創自陳獨秀、胡適之等,陳為輕薄無行思想危險之人物,姑從別論。胡適之之所提倡,則不過僅用商榷的文字,與舊文學家輩虛心探討,不似吾台一二青年之亂罵,蓋胡適之對於舊文學家,全無殺父之仇也。日本文學雖則革新,然至於鄭重文字若詔敕等,亦多用漢籍故典,不知今之時髦知之否!」

1925年8月5日《台南新報》8432號刊出陳福全(號笑仙)的《白話文適用於臺灣否?》:「臺灣之謂白話者,則於文句中插入拉尼馬兒阿約愛甚麼罷了矣的很等,觀之不能成文,讀之不能成聲。」

1925年1月《臺灣日日新報》出現辱駡白話文提倡者張我軍的打油詩:「咆哮人群,亂吠如狗狂。」



比之今日反對、謾罵台語文書寫的言論,華語文書寫在不到一百年前所受到的羞辱,一點也不少吧!

但我們今天卻以為「華語文/國語文/普通話書寫」是「理所當然」的、是「有悠久歷史傳統」的!錯了!我們只是因為習慣了!因為有政府的大力推動,才使得不到百年歷史的華語文書寫變得可行、變得理所當然。

如果我們有半點認為當初反對「白話文運動」的人迂腐、反動,那麼,現在反對明明有著比「華語文/國語文」更為悠久文字歷史的「台語文」,不會顯得自己道理不通嗎?

還是,我們真的認為,一樣是文字由無到有,一樣是口語歷史悠久:「華語文/國語文」是政府用政治及教育手段制訂、推動的就比較有道理?而我們自己的「父母話」就比較低賤?

不管是什麼語言,一開始都沒有文字可寫;不管是什麼語言,想要書寫就可以創制文字書寫。這,就是語言文字的通則呀!


四、語言、文化與政治


說了這麼多,可能有人會說:「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無法支持傳承母語,無法支持母語書寫。因為,這會造成國家社會的混亂。」

會這麼說的人,其實只要看看其他國家,這種不必要的擔憂就可以消解大半了。

今天的世界,國界與語言文化的分界,早已不再重合了。

同樣是盎格魯.撒克遜人,有的是英國人,有的是美國人,有的是澳洲人,有的是紐西蘭人。

在瑞士一國之內,有法、德、義、羅曼斯語,同時做為官方語言。其他的例子,如:澳洲以英語及毛利語同時做為官方語言,印度各邦有不同的官方語言,加拿大同時有英、法不同語言區等等。

今天的國家,是生活與制度的共同體,而保障國境內不同族群、文化及語言的發展與生存,是政府的義務,這也是聯合國公佈「文化多樣性宣言」、「世界語言權利宣言」、制訂「文化多樣性公約」與「世界母語日」的原因。

一個國家,有多元的語言、文化及族群,是正常的,也是美麗的!

反而是,如果要重新按照語言、族群訂定國界,那這世界將陷於何等的戰亂兵燹之中?

也因此,認同什麼文化、使用什麼語言,與做為哪個國家的國民,並不必然有直接的關連。

身為一個國家的國民,重要的是透過言論、參與選舉來監督政府施政。我們當然知道,政治人物都是人,都有缺點,所以不可能寄望他們完全正直,又做出什麼英明、高超的決策,但,如果我們因為政治人物的不完美,就放棄監督、不再要求也不參與投票,那等於是「放著讓它爛」,這個結果,就是整個國家社會更糟、更惡,最後影響到自己的身上來。


我們愛護、傳承自己的語言文化,也在身處的國家當中,鞭策、督促政府,透過制度變革、政策推動,讓社會更進步,人民生活更好,而這當中就包括了每個人的文化、語言與認同,都能受到保障,不會遭到歧視。

Sunday, November 01, 2015

這不是偽善,那什麼才是偽善?論部份基督徒反同

一些基督徒提出林林總總的反論,拼命反同,其實理性思辨到底,那都是硬湊出來的,根本站不住腳。畢竟,基督徒反同性戀的原因只有一個:「教會教導說聖經認為同性戀是罪。」

但有趣的是:他們針對同性戀婚姻及伴侶權的「選擇性動員」,十足顯示出那當中帶頭的人,有多麼偽善!

根據教會的教導,聖經也認為拜偶像是罪、非特殊條件下的離婚是罪,而問題在於,教會這麼久以來,也從來沒反對過憲法及民法中,對宗教自由、離婚程序的規範,嘿嘿...想想,這是為什麼?

這難道不是因為,教會知道:「國家不等於教會;國家法律不等於教會律法」嗎?

所以,教會對國家法律中違反教義的部份,一向不予置喙,因為,「凱撒的歸凱撒,神的歸神」,教會一直很清楚明白這點的。

偏偏,這次部份教會界對同性伴侶一事大做文章....很奇怪....就單對這事。這難道不是因為教會中那些仇視同性戀的人,特別動員鼓動所造成的嗎???

如果他們真的認為國家法律必須得符合教會律法,那他們早該全面針對所有違反教義的法律及制度發動群眾抗爭、大聲發言了,但,他們有嗎???

特別是,這信奉獨一真神的宗教,最是恨惡偶像崇拜了,這些教會人士,早該要求國家立法禁止拜偶像,不是嗎???

但他們從來沒有,他們抓小放大,他們只拿弱勢的同性戀開刀......這.......這真是義行呀?!

問問反同的基督徒,敬拜偶像的問題比較大,還是同性戀的問題比較大?我想,一些人會毫不猶豫地說是前者,一些人會說罪無分大小,都讓上帝恨惡。

偏偏,這群基督徒,他們只打同性戀,何以如此?

基督徒總愛說:「選擇站出來,成為眾矢之的,是一種勇敢,為真理堅持」,但...遍佈全台的宮廟勢力龐大,信眾無數,他們就「不敢做眾矢之的,也沒那麼勇敢了,對他們那種不能拜偶像的真理,也一味迴避,不敢大肆出面對抗眾人」。

對同性戀呢...反正同性戀人少,就全力攻之....

這種心態,嘿嘿,如果這不叫偽善,那什麼才是偽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