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7

是誰替屠夫說話?

https://youtu.be/3Jv3zJTVw4s

Friday, February 03, 2017

土地公廟遐的三欉樹仔

聽錄音

大漢阿嬸講的故事。

土地公廟hia有三欉大欉樹,有人買地欲起農舍,無夠闊,倩人去剉,未曾剉,就有託夢愛伊毋通剉,大漢叔拄著伊,嘛勸伊毋好剉,甘願定金閣疊起去還--人,伊無聽喙,仝款去共樹仔剉掉,後--來,人無爽快,怹某才講隔轉工欲去掛號爾爾,早起送囡仔--出-去,轉--來彼个人已經死佇浴間仔。按呢閣毋煞,尾--仔閣一个外江人,毋知按怎嘛走去剉樹仔遐吊脰,土地公廟遐自按呢變陰,阿嬸怹就無閣去拜。


三欉樹頭挖--起-來了後,有一塊樹頭囥佇阿叔種作遐,過足久到tann都猶無爛,而且阿叔定定聽著奇怪的聲。樹仔剉--去遐嘛不時有怪聲,人講是真歹、蹔著足大聲的跤步聲,無好處理,庄--裡的佛祖講是文--的,無法度--伊,就請戴代王公去處理..... (戴代王公講是武--的。)

大漢阿嬸講細漢的故事


怹二姊嫁--過的所在愛經過一逝路攏刺竹穢sâ-sâ,伊定定去揣--伊,有一暗經過遐,轉--去共怹阿母講:「阿母,遐有一个人足厲害--呢,彼磚仔牆khōng一逝,頂懸遐狹,伊煞睏佇頂頭,啊攏袂摔--落-來--呢!」

怹阿母聽了,足定著共應講:「袂--啦!彼足厲害,袂跋--落-來--啦!」

過足久,大漢嬸嫁--矣,有一擺轉--去,怹阿母講:「彼逝路真bái,行--過彼竹仔會拗倒--落-來,你若共hānn--過,就共你規个tshuā--起-去。今仔日我過,有影一枝竹仔倒--落-來,我就共講:"啊我曷無共你害--矣,你嘛較好心--咧,莫按呢創治--我。" 結果竹仔就徛倒--轉-去--矣。」

阿嬸就問:「按呢...我細漢看--著彼...彼是啥...」

「你講彼我早就袂記--得--矣,若有看著人倒按呢,彼就是彼毋!」
就是細漢驚伊驚,無愛共講明。

Thursday, February 02, 2017

對講機廣播電台

聽錄音

阮都市倯罔倯,上無曾早就捌這个懸樓仔。做人thûn仔的時蹛佇大樓的五樓佮厝尾頂,舊大樓無流籠,毋過有對講機,按呢若送批--的抑是人客來佇樓跤,嘛較好問:「來--者何人?」就是:「咱佗位揣?」啦!

這个對講機真心適,樓頂樓跤離遐爾遠,毋過電話手攑--起-來,就會當講話,而且,伊和敲電話無仝,講電話愛lui,講對講機毋免,就是這點,囡仔耍毋驚大人來罵,都袂開著錢你!

寢開始是提對講機做mooh壁鬼,電話手攑--咧毋出聲,干焦暗靜仔聽樓跤有啥人佇遐,閣有啥人咧練閒仔話;尾仔,受著廣播電台的啟示,開始做播音員,對樓跤放送,有時仔報天氣,有時仔報新聞,有時仔學人電台的主持人話仙敲虎lān,有時仔明明無人點歌,咱嘛是將電話手掛咧phu-lé-ah放錄音帶。囡仔無耐性,講無五分鐘,毋知聽眾按怎想,聽彼爿靜tshiàu-tshiàu,就家己下班,自按呢,台北市中華路二段巷仔內的對講機廣播電台大部份時間是無節目咧放送--的。

嘛好佳哉這个播音員無頂真,無,樓跤行--過的人毋知會按怎想,凡勢感覺這个囡仔真賤,連對講機嘛好tshit-thô,凡勢會憢疑是線路相袚,會通知徛家愛叫人修理也kú-kánn。

煞有這款人

聽錄音

昨昏坐遊覽車欲轉--來,發現坐我正爿較頭前一排的彼對翁仔某真怪奇,毋是因為彼个查埔人規頭殼頭毛白siak-siak,嘛毋是彼个查某人頭鬃電甲若釋迦牟尼佛的頭一丸一丸,是in佇半路,提手機仔開youtube,開始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習進平講話!

彼个講話的都合檢采是中共的啥物大會,所擺演講真正式,閣不止仔長,啊in兩个無掛耳機仔,聲放--出-來,手機仔攑佇in兩个人的中間,聽甲耳仔覆覆,雖然in無開足大聲,毋過邊仔的人是聽有--的。一時間,我袂克根欲問:「Tann我是佇北韓--nih?!」

「In是啥人?」我心內好玄甲,敢講in心內真尊敬習進平,嘛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死忠?抑是講,in是啥物特殊單位ê人,著愛隨時斟酌了解中國的官方訊息?

因為毋是家己一个去參加遊覽,顧慮較濟,終其尾我是無去問--in,總--是,咱共想看覓,欲臆in是佗一款人,kánn無遐oh--啦--honnh!

按呢,敢毋是真恐怖?

Friday, January 20, 2017

無趣味ê AAIW

Since last year, I read 10 books irrelevant to academic studies. Among them,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is relatively boring. It always failed to lure me to go to the next page/chapter.

=====

舊年kah tann,看10本kap專業無關係ê冊。其中,《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實在無好看,無予我像讀別本冊仝款會想欲一直讀--落-去ê感覺。

聽著我講按呢,Pek-tiong兄貼一篇 the hidden math in Alice in Wonderland,問我敢無佮意內底藏ê數學?

Kā文章lió--過,知影作者大略仔是想欲透過故事,來khau洗hit當時「伊感覺無合理」ê數學新理論ê發展:「The new material Dodgson added to the Alice story for publication, she says, was a wicked satire on those new developments.」

拍算伊是有達成伊ê目的,毋過,我咧讀hia-ê故事實在無感覺有咧偌心適。

冊讀較濟本了後,才發覺gâu講故事ê人真正是gâu,in會曉用字句kā人ê心關監,予冊變做「unputdownable」,像Dickens ê 《A Tale of Two Cities》,像金庸ê《天龍八部》,講較歹聽--咧,我連讀Schopenhaur ê哲學論文,都比讀《Alice's Adventures in the Wonderland》閣較有滋味。

冊,若無就是愛好看會siânn--人,若無就是愛「言之有物」予人思考、反省、學習,《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tsit兩个功能攏缺欠.....我讀ê感覺,就是「一直咧練痟話」,啊he痟話閣無咧偌奇巧偌siat-thái,情節安排嘛庸庸...

凡勢有人足佮意,有讀出別款滋味,凡勢會用得予囡仔罔讀做心適性,總--是我,本底是按算紲落去讀仝hit个作者用Alice做主角閣寫ê「looking glass」hit本--ê,tsit-má嘛無可能--ah。

世間好耍ê冊、有深度ê冊一世人都讀袂了,人講ê經典,參考就好,家己讀--過才知是有影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