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7, 2006

續《 給○○老師的一些話》:再回覆一個朋友的疑問

我覺得有一件事很可怕,因為你是社會學家,所以我冒然地揣測,我所面對的,是一種「知識社會學的社會決定論」(social determination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我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因為,我發覺到,當我提出我的看法,並進一步說明我支持此一看法的資料及論證的時候,我似乎常常未得到「針對資料及論證」的正面回 應,反之,我的「資料和論證」被跳過,代之而來的,是您對這「資料和論證」背後「社會居處(social habitat)衍生之條件與因素」的回饋,我們之間理知的橋樑被忽略,我只是一個被分析的「整體意識型態」(total ideology)客體。

怎麼說呢?比如:

當我在最初的文中強調「語言是文化的載體、族群的根由」、「語言是極寶貴的資產」────結果你的回覆卻是──────>我(背後的動機是)以民族主義對抗民族主義,強調政治和民族主體性

當我在第一次回覆中提到台灣歷史上多國籍的事實,以及主流「中國史觀」可能的謬誤與認同問題────結果你的回覆卻是──────>我認為秦漢帝國和台灣人沒有什麼關係、但你認為其實許多古文化都或多或少影響了我們的生活

換句話說,當我明白地闡述語文及多元性的重要,我並沒有在語文的價值與多元性的必要上被回應,我只是被「分析」,進一步推論我是個極端民族主義份子,對語文的愛好來自政治的動機。

當我指出史實,說明台灣多元的文化及政治根源,並透過比較,試圖反思主流「中國史觀」的非理性,我的資料和論證再一次被跳過,背後動機被直接定位成「我忽視包括秦漢、埃及與兩河古文明源流對於當代生活的影響」。

在我的認知裡,這樣的思路傳統固然有著久遠的歷史,但絕對不屬於 critical rationalism 的範疇,這樣的論述,仔細想來,其實是基於對「理性」的懷疑,也因此,如此的討論是難有什麼結果的 Orz…

在這裡回應三點:

你說到:

「你 說練筆和舞台的高度是出自個人的目的..但是出一個聶魯達出一個 Paz對他們國家文化的傳布及對內整個民族文學的提升和發展有多大影響呢?我不以為這樣被化約做『個人的目的』可以清楚表達我的想法..至於傳承一個文化 對個人來說難道不是一個『個人的』目的嗎?照經濟學說法每個人都會尋求對自己有利的方法做事,在我看來不管選擇哪一條路都是行動者在其中獲得滿足感,這難 道不是個人的目的?更甚者我認為出一個李安能帶起的電影活絡,絕不是從事電影工作者喊了幾年能有的成果,但、是,後者對拍攝者以及電影工業仍是相當具意義 的。」

先問:聶魯達和 Octavio Paz的母語(我這裡指的是學者們定義的族群母語)是什麼?西班牙語不是嗎?如果你要舉例,應該要舉智利或墨西哥的印第安人民,使用西班牙文創作的例子,比較符合我們討論的題旨吧...

至於你提到「經濟學」當中「自利」的假設,真不好意思~我是財務金融系畢業的,有修過「經濟學概論」、「個體經濟學」和「總體經濟學」呀~(XD 呵~歷史不是我的本科啦~)經濟學做為一門研究「決定」的社會科學,那個「自利」的假設及「效用」的分析,和實際世界裡的「私益」或「公益」可是在完全 不同的層次上的喲~

實際世界裡,用金錢、名聲等等做為具象的「利益/付出」,被化約成為類似「滿足感」的「效用 (utility)」,而經濟學「自利」的假設是在經過化約後的這個層次,十分別異於我原來所指的『個人的』/『公共的』的這個實務層次,千萬不要搞混了 唷~不然經濟學就變得很令人迷糊了,不是嗎?

尤其千萬不要把經濟學的「自利」拿來做「規範性意涵」使用,這種層次的錯置,最後只會讓「侵略者 vs. 被侵略者」、「破壞者 vs. 保護者」、「害人者 vs. 救人者」全部被統屬於「自利」的框架內,如此一來,除了「比拳頭」的道德實證主義以外,這個世界大概什麼也不會剩下了。

我昨天才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名叫陳彥升的頂尖火箭科學家的故事,他放棄在美國一千兩百萬台幣的年薪,接受微薄的薪水和研究經費,回台灣的太空中心擔任計劃主持人,你說他「自不自利」? ^^” 在回答之前,不要忘記先說清楚是在哪個層次上喲~

之前CNN還報導了兩個生物學者,甘願放棄安逸的生活到世界各地救援瀕危的蛙類,因為他們認為蛙類品種的消滅,會對生態體系造成嚴重的破壞,你說他們「自不自利」?一樣,不要忘了層次的判定哩~


你說到:

「恩 還有阿..現在政黨的鬥爭活絡..往好的方面看是民主的發展..但 是造成台灣社會的疲乏也是事實..在這樣的情勢下我想不管族群、國族、民族主義千百個人就有千百種定義..如果不去談民族不去談種族..而是深根尊重深根 對每一個人的了解..而了解和尊重必須建構在分享部份相同文化才可能..那麼在我犬儒的想法中..我是寧願保住這塊土地上每個人能和諧的生存的和平和 愛..喪失所謂傳統文化...我是說如果在全球化浪潮下還有所謂的"傳統"文化的話..這點一定會被人批評為不重視傳統和自己的文化..但活著的是現在的 人..我們應該先做的是整個台灣各文化的互相了解體諒..再去談差異..不然任何的激動只會被另一派的人批為政治意圖..結果我們要互相尊重差異..卻造 成更深的誤解和仇恨」

個人簡單的理解是:「你認為只有不去談多元性、不去看差異,才會有和諧、和平和愛,也因此,傳統文化可以為和諧而被奠祭也在所不惜。」

我不知道這樣的看法有什麼根據,當今世界上最和諧而富足的社會,往往是最尊重多元精神的,美國的族群、宗教及思想百花齊放;瑞士有五種官方語言及不同族 群,被認為是歐洲的天堂;從來壓抑多元、迫害異端才是暴力的源頭(宗教法庭、禁書審查、焚書坑儒),我想說:「和諧呀~和諧~多少壓迫假汝之名而行!」

什麼是和平與愛呢?是柏拉圖理想中的那個「階級嚴明、沒有變動」的部落式集體社會嗎?那裡的確十分地「和諧、和平」,但我不相信有多少人真的想生活在那種社會裡。



你說:

「我想說的是我認同我是台灣人..因為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有共同的記憶和文 化..我認同我是中國人因為我信仰儒家老子..甚至我要可以說我幾十 代以前有歐洲祖先..所以我看文藝復興的畫迷..誰能確定..就連我也不知道..這樣唯心嗎..認同不就是這麼一回事..若要再扯遠甚至還有證據顯示幾 十萬年前我們同出於非洲...於是我們可以罵教育改變了我們..但哪一種教育不是如此..再犬儒一點就乾脆說其實這是權力問題..有權者有力改變整個社 會..是歷史的常態不必過度認真..我還是想強調..當下活著的人最重要..因為認同而戰爭我是絕對反對的..和平共處才是可以生活的世界..弔詭的 是..我相信當和平共處大家不爭發言和認同論述時..反而會心平氣和的接受每個文化的差異。」


我記得你在上一段才說「寧可求其和諧,犧牲自身文化」,可是這有點像是個詭論耶~誰沒有自身信仰或承續的文化源流,當我們要求別人放下,會不會是自己緊抓著不放。(你說:「我認同我是中國人因為我信仰儒家老子」)

不要誤會我反對儒家和老子 ^^ 日本人、韓國人、越南人、新加坡人也讀儒家和老子,歷史及文化現實,明白指出這是一種跨國的偉大文化思想,但如果想把這一切單純說成「有權者有力改變整個 社會..是歷史的常態不必過度認真」,那是不是要把「是非對錯」、「實益以外的價值」都拋開,回到遵循叢林法則的強凌弱、眾凌寡的時代去?

(插一句話:我認同我是希臘人因為我信仰蘇格拉底 XD)

我沒有讀過傅柯的東西,我猜想你所謂「權力」的論點是來自他的著述?無論如何,我只是不贊同把「權力」、「和諧」架構在「理性」、「自由」、「人性的尊 嚴」之上,這是一種返回「集體社會」的非理性思想,是受惠於先祖數千年學習奮鬥,而得以生活在「開放社會」當中的我們,一種不負責任的侈言!

人們之所以彼此爭鬥,從來不是因為彼此之間的差異,而是因為一方想要壓制另一方的差異,或攫取另一方的利益;倡言差異、彼此欣賞的社會明明存在,何以我們甘於退化,把走上大道可以獲致的境界,用踐踏人性、壓制多元的方式來僅僅求全?

3 comments:

Nakao said...

我就說社會學家實在應該隔離起來~ XD

GnuDoyng said...

嗨,Taokara。今天隨便逛到blogspot來,發現中國什麼時候又把這個網給解禁了。真彼娘的弄不懂阿共搞GFW的那群白癡。

以後再碰到那些腦瓜子不開竅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看看反例。在中國,也一樣有許多人為著母語在奮鬥——他們在寫吳語寫閩語寫粵語,但是他們的動機決不是政治。

Taokara said...

Gnudoyng,

很高興在這裡碰到你 ^^ 真希望人們對於文化及母語的自覺能夠更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