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留下這尊銅像 永為後世鑑戒


台教會到校來關切站立在校門口的蔣介石銅像,要求校長順應這波去威權的潮流將之拆除,據說,這座銅像是全台大學校園裡僅存的兩尊之一了(另一尊是政大的蔣介石騎馬像,2007-12-11 補:又據說空中大學在蘆洲的校區也有一隻...)


也因為這「僅存唯二」的稀有性,讓筆者聯想到約1個月前法新社的一則外電,內容是位處前東德的城市Schwerin市政府,宣佈將留下德國境內最後一尊列寧(Vladimir Lenin)銅像,並在這座四公尺高的青銅像上加上一塊牌子,說明列寧殘暴的政治手段,並指出其母系家族與當地的深厚淵源。


後東德時代,德國人清算共黨統治的殘酷歷史,並幾乎清除了境內所有的列寧銅像,這殘存的一尊,經過兩年的辯論而加以保留,只是功能不再是頌揚獨裁暴政,而是要做為永世的提醒:「我們曾有過一段傷心的歷史,不要再重蹈覆轍。」


中午時分,筆者走在校園外圍,聽見兩個同學的談話,其中一位說道:「所有『老蔣』的東西都要拆光光,太誇張了吧!」這段聽聞,更堅定了筆者的想法。


當我們的年輕人當中,已經開始「老蔣」、「老蔣」的輕暱稱呼時,我們真的要認真地考慮,為了教育下一代,留下一些蔣介石的銅像,地點不論,但一定要加上詳細的介紹,介紹這位曾在海峽兩岸,透過統治機關、軍隊及黑幫,明地暗地殺害、迫害上萬條無辜人命、滿手鮮血的獨裁者,讓我們的子子孫孫引以為戒,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不要把錯誤重演。


「四六事件」時,台大的傅斯年校長親身阻擋軍警進入校園殘害學生,而台師大的謝東閔校長則縱容軍警把學生帶走殺害,從此台大得以自由的學風為傲,而台師大則蒙上黨國幫兇的陰影,筆者想,如今正是翻轉態勢的好機會,建議郭校長,把校園內的蔣銅像在適當地點保留,並加上詳盡的告示牌,永誌那段恐怖的歷史,一洗陳年的舊事,相信這樣的作法,比起台大等校更具新意,也更具有教育意義,更勝那大聲喧嚷「拆個乾淨」的呼聲!

7 comments:

LiuPh said...

我個人的意見...
有過該寫, 有功也要提....
若是只論其過不述其功
有點不公平,也會有爭議

中正紀念堂也是
要就立下規定, 裡面的東西可以增不能減
政黨要說他好的,儘管你拿出證據
說他不好的,也把資料都列出來
參觀的人自己可以判斷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事實上,好人也是壞人...壞人也是好人
不是嗎?

Voyu Taokara Lâu said...

這個問題是...有些普世的基本價值一旦違反了,通常功就無法掩過了...

舉例來說:希特勒先生,在他的統治之下,德國工業、軍事、經濟、國勢都得到很 大的進展,比諸如:世界上第一條高速公路就是在希特勒時代的德國出現的;又且當時德國還主辦了奧運,那氣勢就如同眼前中國即將舉辦 2008 奧運那般地銳不可當,而二次大戰前後,共產主義思潮風起雲湧,希特勒等法西斯主義者,甚至是許多人眼中的反共堡壘(姑且不論共產主義的是非)...

但試想,當世可有人去提到希特勒的這些功績?為什麼沒有呢?

因為希特勒迫害國內人權、行獨裁統治、殺害下獄許多異議人士、屠殺數百萬計的猶太人...而偏偏他犯的這些錯,都在在抵觸了最基本的人性價值,也因此,功無法掩過。

當我們提到對一個人評價的公平與否,那往往要看那個人錯的程度如何,通常,沒有損害大多數人的私德問題、決策錯誤但未損及人命人權,那都還可以放在天平上...不過,如果根本不把「人」的基本價值放在眼裡,殺人命如刈草芥、害人權如踐糞土,那麼,放諸四海...這種人也會在歷史上被直接定位,其功再大,也無法彌補其最根柢對人性的毀壞罪過。

Voyu Taokara Lâu said...

再補充一點...能像弟的建議,進行功、過並論的人物,那一定是沒有違反人性基本價值的人物。

比如:李登輝

李登輝的功我就不提了,但李登輝的過:比如未能在其在位其間做好台灣產業轉型的規劃,造成台灣在製造業外移後勞動就業及經濟的遲滯;又比如:大幅開放金融業,造成惡性競爭及後續的壞帳及掏空問題;又比如:在任內未認真推動司法改革,並延續縱容黑道、地方派系介入選舉及政治,遺害至今...

李登輝的例子,就是弟你所說的:是好人也是壞人,是壞人也是好人的例子。

沒有人是完美的,沒有人是有功無過、或有過無功的,但,這種可以被比較評衡的人,一定不能犯到最基本的人性價值及普世基準,一旦違反了那個最基本的人文價值,放眼全球都一樣,一定只有被直接定位為壞蛋的份!

不知道這樣說清楚嗎?

再舉個例子好了:

毛澤東如果沒有推動文革,造成數千萬人因饑餓及爭鬥而喪命,那麼,他帶領共產黨推翻腐敗的國民黨統治,應該是很有資格為他記上大功的,但,為什麼他在全世界的主流評價中都顯得黯淡?很簡單,只因為他不把人權和人命當一回事...這樣明白了嗎?

每個殺人如麻的魔王都可以想辦法舉出他對國家的建設、對人民的貢獻,但,一旦他不把「人」當「人」,那麼,蔣介石也好、赤柬的波布也罷,最後就只配有個「殺人魔王」或「獨裁屠夫」的名號,這絕不是台灣才這麼做,這是放諸四海都一樣的一把尺...那也就是:「要有基本的人性」...不過如此而已...

Nakao said...

對啊
草菅人命者還談什麼功呢?
不用談了,而是要記得他草菅人命,大家不要學他,醬子吧...

Tiat said...

事實上,「好人也是壞人...壞人也是好人」這樣的想法,只不過是膚淺的相對主義而已。這樣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很簡單,如果沒有一個確定的真理或價值判斷,那麼任何說法都可以為真也可以為假,那還有什麼是確定的?依照「好人也是壞人,壞人也是好人」同樣的概念,「好人也是壞人,壞人也是好人」這句話本身也是對的也是不對的,那這句話說來幹嘛?這不是廢話嗎?

Voyu Taokara Lâu said...

我是贊成在「一般」的情況下,不要把人做二分,這就好像「數位」和「類比」的差別...言行等等難免智愚嘉惡駁雜,不可能有單純的聖人或完全的惡人...

但有些基本的標準是存在的,如果連那個最基本的價值都踐踏了,會讓訊號馬上跑到一個極端...就一個不是學理工的人來說...我的比喻能力也就僅限於此 Orz

Voyu Taokara Lâu said...

希特勒和納粹黨完全沒做過好事,對德國沒有任何貢獻嗎?當然不是,但,德國人可不會因為希特勒對德國的建設和國力提升,就忘記他是個獨裁殺人魔王,在德國膽敢宣言支持希特勒和納粹,就要有違法吃牢飯的心理準備。

那麼,台灣人的命就比較賤嗎?要紀念蔣介石和蔣經國?要想想他們對台灣做過的建設和功勞?這完全是只有台灣人才想得出來,違反普世人權價值的想法呢!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dec/23/today-int4.htm

教狗行納粹禮 飼主吃牢飯


〔編譯胡立宗/綜合報導〕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德國柏林58歲男子霍蘭.T在2003年才因公開行納粹禮及穿著親希特勒的T恤,遭到法院判處緩刑,近來又因為類似行為遭判刑5個月,原因是這次他竟然替愛犬取名「阿道夫」(希特勒的名字),還教牠行納粹禮的花招。

不論是納粹禮或是宣揚納粹及希特勒理念,在德國都屬犯法行為。霍蘭第一次被送上法庭時,法庭念及他從1995年就為腦傷所苦,特別法外開恩判他緩刑,但霍蘭這次故計重施,法院決定給他個教訓,讓他吃牢飯反省反省。

這隻無端遭波及的混種德國牧羊犬年約9歲大,牠的狗窩外大剌剌地釘著「阿道夫」的名字,霍蘭宣稱這是因為牠是希特勒生日當天生的;牠還會聽主人的命令高舉右前腳,看起來就像是納粹禮。事情曝光後,霍蘭原準備將阿道夫在希特勒自殺當天處死,還好中途之家接手,讓阿道夫逃過一劫。

中途之家的人員說,他們已經將阿道夫改名為「阿迪」,並且訓練牠以後別將前腳抬太高;儘管經過這麼多風波,但他們認為阿迪應該很快就會找到新主人,「因為牠現在可是超有名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