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4, 2010

給教會朋友的回信 (2)

教會 (召會、「聚會所」) 朋友來信摘錄:

神聖啟示的最高峰,那隱藏在神心裏的奧祕,乃是神永遠經綸的啟示,就是祂永遠計畫的啟示,要在基督裏藉著那靈,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的生命、性情和一切,好叫我們能活基督並彰顯基督;這該是管制我們生活的原則—提前一3~6,參林前九17:神照著祂喜悅的永遠經綸,乃是要將祂自己在祂的神聖三一裏,藉著祂經過成肉體、人性生活、釘死、復活、升天的過程,分賜到祂所揀選並救贖的人裏面,使他們眾人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與祂一樣,作祂的複製以彰顯祂。這樣神聖分賜的結果乃是召會作為基督的身體和新人,成為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的生機體;這生機體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作為神擴大、擴增之『成為肉體』完滿的終極完成,就是三一神的豐滿,使祂在神人二性的調和中團體的彰顯祂自己,直到永遠—弗三9,19,啟二一2,9~10,參伯十 13。



你在來信中提到的「神聖啟示的最高峰」,我看了以後,只是更加地疑惑(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說法了),我實在想不透,全能全知全在的神,有什麼必要使我們成為祂在肉身中的彰顯(除了神格以外)?祂什麼都不缺,祂還求什麼?


如果是「人」的話,我還可以理解,比如:人可能藉著工藝創作,來讓自己身心得到服侍、滿足,或甚至得到名聲及榮耀,我大概也可以想像,人可能會創造出一個受造物,唱好聽的歌給自己聽,或者不斷地發出好聽的言語,來讚美人自己......當然,這樣的人「很變態」、「很自戀」....一般來說大概是有什麼心理問題.....但,反正這是「人」,有限的人,所以都可以想像.....但,那萬有的源頭、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也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望和需求」嗎? 祂竟然創造人的目的,是要讓人成為許許多多的「祂的倣製品」(不過當然不會完全和祂一樣),這是種什麼樣奇怪的嗜好呀???這樣的上帝,光想起來就覺得「好奇怪」、「好變態」.....不!我不能接受這是那個獨一的全能的主宰....因為,實在太 wierd 了呀!!!


雖說親子關係與神人關係在本質上有很大的差異,不過,如果說那「從所源出」及「愛」的連繫是一致的,那麼請想想!設若有父母對兒女的期待、對兒女的愛,是用你所分享的「神對人的心意、啟示」這樣的方式來呈現,那該會有多麼怪誕及可怕?


試想,父母對子女說:那隱藏在我心裡的奧祕,我對你的計劃,就是要讓你們變成我,讓你們的生命、性情及一切,都全全然然為了彰顯我!!!


天哪!這樣的父母,應該快點去看心理醫生吧!!!


哪個愛自己子女的父母,不是希望子女適性發展、自我實現的,如果父母的想法,像上頭那樣,那根本是有某種變態的佔有慾、控制慾,而這樣的想法,根本稱不上「愛」呀!!!


○○,還看不出來嗎?這當中有這麼明顯的怪誕及矛盾,這就是為什麼,我無法接受的原因呀!要我怎麼能接受一個這樣「變態」的神呢?不!絕不!我寧可相信那位全知、全智、全能、全然公義、全然慈愛、無所不在的神,也不要相信教會所創造出來,這種「變態、怪誕」的神!


請再多想想吧!這樣的教會、這樣的教導,真的對嗎!那真的是你所要的嗎?


以上分享,若有冒犯之處,請見諒,這單純是出於我直接的想法、肺腑之言呀!

2 comments:

GnuDoyng said...

Taokara兄,好久没有回来看你的blog了。我是06年大学毕业时皈依基督,按理说我没有什么资历在这里说话,不过还是想为你这位“教会朋友”辩解一点点。

首先,不管是否参加教会,圣经是不应当被怀疑的,因为这是信仰的根基。基督徒若脱离圣经,人的理性就会取代圣经的地位,按照它自己的想法来判断是非。人的理性是很伟大,它创造了科学,创造了民主,但是它不能战胜人内心的罪恶。翻开20世纪的历史,我们会发现那几场巨大的人造灾难,无不是与人脱离圣经自由运用自己的理性有关。人的理性很伟大,但根本上说,它是个十分腐败堕落可憎的东西,所以如果我不相信圣经,那我就什么都信不了。

既然我们都相信有一位爱我们的上帝,可是我们藉着什么去认识祂了解祂?只能是圣经了。有时候,我试图暂时把信仰扔一边,用自己的理性来读圣经,就会发现经常有经文前后打架的地方,甚至包括四福音书都是如此。但这时候危险就来了。凭我们自己的理性(我上面说过这是个十分腐败堕落可憎的东西),好像整本圣经都可以怀疑吧?圣经里没有提到达尔文进化论的东西,那是不是神创论就是错了的?我们为什么要去相信上帝七天创造世界?还有,我们为什么要相信荒唐的各种神迹,包括处女怀孕死人复活?凭人类可怜的理性,我们能相信这些东西吗?如果圣经里有的东西有对有错,那么判断对错有个标准吗?还是凭我们自己的喜好,我认为对我就信,我认为不对我就不信?

圣经里并不存在禁欲主义。旧约律法的条条框框在新约里都已被耶稣的受难与复活所成全。至于说女人不能在教会里发言,要用长发遮脸等要求,这些的确是适用于当时特定历史特定地域的文化,保罗自己也没有说过其他地方的人要永恒地遵守。除次之外,我们的生活还有受到什么约束吗?「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徒拾伍·贰拾),我看到的「永恒性」约束只有这四点。而且,这些并不算约束吧,因为这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事情,都是最起码的要求。上帝对我们很「人性化」了。

圣经里对罪的定义是很明确的。比如上帝厌恶同性恋,上帝亲口这么说了,保罗也在新约里重复了,这就一定是如此。可是现在西方教会(我曾天真地幻想他们的信仰都很纯正)普遍接受了同性恋,我觉得这就是人的理性擅自泛滥的结果。这就是我和自由派神学思想严格划清界限的原因。这种神学思想在中国三自爱国会高层是很受欢迎的——我指的是受共产党的欢迎。

我觉得基督徒是应当参加聚会的,不管是去几千人的教堂还是去几个人的家庭聚会,因为我们乃是一个身子的许多肢体。教会,说白了就是一群人的组织,所以肯定存在各种缺陷。就比方说一个人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总会发现它有各式各样讨人嫌的毛病,但我们不会因为这样就弃绝他。教会也是一样,不管哪个教会,它总有让我们不满意的地方。所以一旦我们认定了一个教会,就应当去参加聚会。如果发现这个教会有不妥之处,有两个选择:第一,身体力行,用我们的影响力规正它;第二,离开这间教会,另寻其他的。但是我们不能就此把自己跟世上所有的教会都隔绝开来,因为这是不符合神的要求的。再举个宏观的比喻,教会就好比我们生活的社会,我们的社会总是充满了各种丑恶的东西。但是我们不是陶渊明,我们不能就这样自绝于社会,过隐居生活。

教派不同,敬拜礼仪也略有差异。改革得越彻底的宗派,它们的程序就越简单。改革得不那么彻底或者根本没改革过的宗派,如圣公会、天主教,他们就会把程序看得很重要,以至于「程序又程序、戒慎又戒慎、小心又小心、细节又细节」。礼仪程序的简单,就意味着人们把更多注意力集中到信仰之本身上,而不是关注在繁复的程序上。所以,如果不喜欢这样的繁文缛节,可以换一间教会,总会有那么一间合适的教会是没有那么多圣经里没有提到的规矩的。

神要我们认罪,要我们变成它爱子的形象,这样的思想再正常不过了呀!难道不是贯穿教会历史的始终吗?整个基督信仰的基础难道不是建立在人性的堕落之上的吗?如果我们觉得自己很完美,不需要借助上帝来自新,那我觉得一个不需要上帝干涉的世界或者说白了一个无神的世界更美好。某党之党徒就是这样,自恃真理在握,无法无天,什么丧尽天良惨绝人寰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可是归结到他们恶性的之滥觞,我满眼里看到的依然是伊甸园里亚当夏娃的堕落。今天世界依然罪恶横行,就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披着上帝形象的外皮,内心的灵魂却是属于撒旦的。

神要我们变成奴仆,变成臣子,这只是个比喻而已。祂的本意乃是要我们谦卑,要我们认识到自己的罪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全然地来到上帝面前。这和世俗意义的君臣关系主仆关系是不一样的。我们是满怀敬畏感恩的心来到祂面前,而不是一个对淫威唯唯诺诺、生怕说错话就掉脑袋的可怜虫。上帝创造我们,乃是要求我们活出祂儿子的样式,彰显祂自己,这话看起来觉得这个上帝很不可理喻,那是因为我们从世俗的角度去理解了。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活着的时候都想让他们臣民彰显祂自己,但我们不要把上帝跟他们混为一谈了。如果我们不荣耀上帝,我们就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跑去荣耀另一样可憎的东西,比如某个很charismatic的人物,某个看起来很酷的政党,某种很悲壮的政治诉求,某种什么圣经里根本没有提到的却在他们看来重要的不得了的价值观,或是更有甚者,他们开始自私狂妄到荣耀自己,等等。没有人会不想荣耀某件事物,除非他没有思想,是个死人。所以,如果人不荣耀上帝,他就会去荣耀别的东西;而且,人一旦把别的东西举得比上帝还高,那人与人的差异就立刻失去了谈判的基础,极易衍生仇恨和暴力。中国的20世纪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我看得十分清楚。

所以,这个世界越黑暗越丑恶,我就越相信上帝的存在和圣经的毫无谬误,以及基督乃是我们所有人——不分语言、种族、国界的全人类——的救主。以上是皈依基督教后的我对Taokara兄的一点点分享。

Voyu Taokara Lâu said...

Gnu兄:

千萬別說你沒什麼資歷,信仰這事是沒有資歷問題的。

謝謝你的分享,即使其中有些訊息對我而言不是第一次聽到了,我仍然很感謝你這麼誠心誠意地與我分享這些。

有機會的話,我會再進一步談起這些事,並且希望能繼續聽到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