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5, 2005

軟骨頭犬之物語

【 prose / Mandarin 】

軟骨頭是一種講求實際的土狗,他們看事情的角度很簡單,只要保住自己的性命,顧好自己的肉骨頭,其他的事,就只管靜靜地忍耐,笨笨地裝可憐,他們相信委屈求全、窩囊到底,一切就不會改變,也可以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他們都把早期台灣警察面對群眾運動的格言:「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刻在腦子裡,他們不是警犬,也不關心街頭上的人群是暴民流氓還是民主人士,他們只是單純地相信,如果強出頭想反抗,膽敢對攻擊、羞辱他們的人有所忤逆,那麼他們會更快地就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他 們的想法有著悠久的傳統,而且像信仰一樣的牢固,百折不撓,不到一個世紀前,納粹及法西斯的勢力方興未艾,當時以張伯倫為首的軟骨頭派就是這樣「勇敢」 地主張,對侵略者採取強硬行動會引起普遍的歐洲戰爭,如此一來英國牧羊犬在這場戰爭中,只會遇到無法預料的災難而不會贏得任何東西,故而極力主張對德國狼 狗的侵略擴張採取妥協、退讓、姑息的綏靖政策,他和當時的法國布丁狗達拉第聯合起來,強迫東歐的捷克小獵犬不要抵抗德國狼狗,結果造成東歐被納粹狼狗一口 吞噬,軟骨頭的英法等眾狗,仍以為只要不要反抗、拒絕戰爭,侵略者就會滿意地離去,可是法國布丁狗最後還是被納粹狼狗給咬爛,英國也成為狼狗追逐的目標, 如果不是有英吉利海峽,英國牧羊犬只怕也得一起祭入五臟府。

「不要打仗,什麼都好談!」軟骨頭們義正辭嚴地呼喊著,他們相信誠意可以感動 頭上天,誠心可以感化侵略者,他們覺得侵略者就是一條飢餓的小狼狗,只要乖 乖地伸出狗腿給牠咬上一口,牠就會滿意的離開,其實自古以來侵略者都是貪得無靨的大野狼,你越是膽怯退縮,牠則是得寸進尺,直到完全把你撕爛吞下肚為止, 凡被狗追過的人都知道,勇敢地表達立場,挺直腰桿,積極反抗,狗才會夾著尾巴退後,忘記你是一塊排骨,重新把你當人看。

或許台灣土狗們不 當正常人太久,忘了上頭這種「狗的哲學」,竟然因為看到最近國內外雜誌上中國示威群眾齜牙咧嘴的照片,會激動地脫口而出:「你看!中國北 京狗的民族主義這麼強烈,我們不可能向併吞說不的。」英國牧羊犬張伯倫當初不也是這麼想嗎?他看見德國狼狗趾高氣昂地要求「生存空間」,認為說「不」很危 險,不如把捷克獵犬和東歐整批送給狼狗啃噬,牠就會滿意地乖乖離開,上百萬條人命已經證明張伯倫錯了,不過至今仍有軟骨頭們覺得這是對的,他們堅持相 信,只要舉起雙手投降,中國北京狗就會非常非常溫柔地侵犯你,不會讓你太過痛苦,歷史是不斷重覆的蠢事,這話還真是說得狗對!

只是,納粹狼狗真的毫不猶豫地吞下捷克獵犬,中國北京狗最近汪汪地向日本秋田犬吠得很大聲,其實爪子連碰都不敢碰到牠很想吃的釣魚台便當,看起來,中國北京狗比較會虛張聲勢。

如 果張伯倫從墳墓裡醒過來,大概會因此反對現代的軟骨頭效法他的模樣,因為張伯倫安撫的是一條真正敢咬人的德國大狼狗,可是現在叫得很大聲的,其實是一隻 中國北京狗,他的爪子和牙齒不但沒有日本秋田犬尖銳,也沒有四處游走的美國鬥牛埂來得孔武有力,不過奇怪的是一大群台灣土狗卻因為軟骨病發作,決定要把狗 腿送給北京狗咬上一口,說起來誰真知道太過狗腿,北京狗會不會因此得意忘形,轉身變成66年前的那隻弄得血跡斑斑的德國狼狗。

台灣土 狗想要的是什麼呢?不就是維持現在的富裕和民主嗎?雖然說防止台灣土狗被北京狗吃掉,符合日本秋田犬和美國鬥牛埂的狗家利益,算一算,三隻狗也足以 阻止一隻瘋狗,不過台灣土狗卻被張伯倫附身,相信歷史上一直毫無建樹的姑息主義(appeasement)一定可以創下首次的成功。

軟骨 頭們說:「沒關係吧!香港西施犬被北京狗吃掉以後,也過得好好的呀!沒有什麼改變。」造成軟骨頭的維生素缺乏症,讓軟骨頭也同時健忘又眼盲,忘了香港 西施犬在被吞掉以後一蹶不振的房地產、居高不下的失業率,最後不得不鬆開狗鏈讓大陸「同胞」來消費振興經濟,結果卻是大圈仔偷搶殺姦,治安一落千丈。

軟 骨頭眼盲嚴重,忘了香港西施犬的言論自由受到壓縮、宗教信仰受到限制(法輪功成員無法入境等)、西施犬所嚮往的民主選舉停滯不前,更有甚者,北京狗根本 沒把肚子裡的香港西施犬看在眼裡,不久前才準備把西施犬基本法改掉,把西施犬連骨頭一起消化掉,結果香港西施犬用五十萬人次的街頭運動讓北京狗肚子痛到打 滾,不得不暫時放棄進一步的欺凌。

這在一群軟骨頭的台灣土狗眼裡是看不到的,軟骨頭說:「香港西施犬好像過得還不錯,我們還是乖乖被北京狗吃掉吧!應該不會過得太差!」軟骨頭久了,智商也退化,竟然忘記香港西施犬本來就是北京狗的獵餌樣本,一旦北京狗想吃的都咬在嘴裡了,還管你什麼五十年不變一狗兩制?

軟 骨頭老祖宗造成侵略者全面發動大戰,也造成納粹大批地屠殺猶太人,很多人譴責納粹的罪行,也有很多人在懺悔,可是如果不是因為「軟骨頭」,侵略者的胃口 會被養大,最後肆無忌憚四處殘殺嗎?大家不應該忘記在美國波士頓一座被屠殺猶太人的紀念碑上,一名叫做馬丁的德國新教神父留下的一段話:

『起初他們追殺共産主義者,我不是共産主義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工會會員,我不是工會會員,我繼續不說話;再後來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爲我說話了。』

如果古往今來不斷重覆的張伯倫失敗經驗,都還不能喚醒台灣土狗裡的姑息主義軟骨頭,但願這段改寫的集體懺悔警世錄能有點小小的作用:

『起 初他們追殺香港西施犬,我不是香港西施犬,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台獨埂犬,我決定不當台獨 埂犬,我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中華民國杜賓,我放棄當中華民國杜賓,我繼續不說話;再後來他們取消一狗兩制臘腸,我只好丟掉一狗兩制臘腸,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爲我說話了。』

軟骨頭的台灣土狗,現在還有人替你說話,你是說話不說話?

4 comments:

Nakao Melon said...

Hoanya, Hoanya....
>【 prose / Madarin 】
O ko "Mandarin" saw~
:)

Taokara said...

Mandarin ^^ hay to. Aray aray...

Anonymous said...

taokara!!剛剛我去了若到瓜村了,但是主人不在家不賣瓜,所以我只好留下名片,這裡也來留一下(copy paste 真好^+++^):

I agree with taokara............我幹嘛打英文阿 ="=

safa!!我跟你說喔,我租了比爾蓋子牌的組合屋先擋一下,下午跟 taokara 討論了一下,覺得來古狗找間房子租應該也不錯,到時候可以跟比爾蓋子組合屋同步就好了。^++++^

先來我的組合屋逛逛再說,我還沒裝潢好,它的門牌號碼是「不過就是生活」:http://spaces.msn.com/members/taiwanjers/

Anonymous said...

taokara!!我在我家(那個比爾蓋子牌組合屋)放了到一倒水的指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