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09, 2005

Sakamifonosaw ci Taokara kakoanan

【prose / Mandarin】

他想殺我,而且總是在 J. A. 路上等著我,偏偏每天是不是會走在那條路上,卻不是我所能決定的,那有點像是在公車專用道旁邊擲銅板,正面 15、反面 214,擲出反面的時候,我就知道今晚會遇見他。

一下了車,明亮的騎樓邊,販售著五顏六色的衣飾、香味四溢的食物,可是他早已經迫不及待地靠了上來,口裡吐著威嚇的話:「死な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你活著幹什麼呢!」

轉 進了 J. A. 路以後,是另一個世界,路燈昏暗,騎樓的商家少了三分之二以上,震耳欲聾的 pops 和 funks 樂音也不見了,現在,他的聲音主控全場,他用生動的描述,讓我好像親眼看見,他拿著刀子,用力地捅進我的胸口、我的腹部,我只差不能想像實際的痛覺,畢 竟, 我的身體還不曾真正地吃進刀鋒,我沒有辦法模擬電視劇裡頭,那種似痛非痛、因著刀鋒和筋肉磨蹭而起伏變化的表情和感受。

只不過話說回來,我知道他不敢的,他只是個虛張聲勢的懦夫,更精確點說,他是個找不到出口的病人,他的恫嚇和催逼令人目眩,可他卻沒有付諸行動的勇氣,也因為如此,我所嚮往的那一陣痛楚後的永遠平靜,一直停留在幻想的階段。

「你不敢的!膽小鬼!」我膽子壯了,竟然開始恥笑他,心裡想著今天日文課裡練習對話的情景,一具不存在的電話,在幾個固定的套語中間,有一句一起去看電影的邀約,「来週の日曜日、観覧車前に待っているよう。

他眉頭一蹙、欲言又止,顯然是不知道該怎麼用一個不熟悉的語言來表達心裡頭那個複雜的情緒。「(摩天輪嗎?在摩天輪前頭等著嗎?Ooops!該不會要先坐了摩天輪才去看電影吧!不要!我最怕高了,我連兒童樂園的摩天輪都極度排斥,拜託!放過我吧!)」

一個連摩天輪都不敢坐的人,竟然威嚇著要把刀尖鑽進一個熱騰騰的身體裡,真可笑呀!

想著想著,暗暗的夜空突然掉下豆大的雨珠,我一點也不想躲,連加快腳步的意願都沒有,因為心裡有百種交陳的滋味,我需要流點眼淚,而全世界都知道,在大雨裡頭落淚,是膽小鬼最好的迷彩了。

「唉!不行!背包裡的 X31 可禁不起雨淋,我還得靠它把稿子寫完哩!」我恨死了這個突如其來的怪念頭,信步走回騎樓下,脫下外衣,小心地把背包包裹。

死な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你活著幹什麼呢!」他的聲音穿過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快長繭了。

是的,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下次、還有下下次、下下下下次,只要是擲出硬幣反面的晚上,他都會在 J.A. 路埋伏等著我,用更狠毒的話威脅我,直到他鼓起勇氣,拿起刀子,結束一切的那一天。

2 comments:

Nakao Melon said...

洪安雅人好。顯然一倒水e屋內又發生暴力事件了。只好派出布袋靈將嫌犯Taokara繳械。(刀子折為兩半丟棄在草叢中)但是那個在背包裡裝著X31的講和語的人是比較麻煩一點。.....綁詐要去研究一下怎樣製造出a sprit MIND CONTROLLER...

Anonymous said...

要是我遇到,我每次都會給他測幹喇譙!!

阿不過....我個人的經驗是,在停車場一直譙,沒用.............一_一